2024年
艺术论坛
当前位置:首页 > 艺术论坛
“你太大了!我好疼”“乖,张开点”他轻轻抚上她的嘴...
发布时间:2024-2-7

齐州市政府大楼。王子枫正在会议室外走来走去,脸上的表情十分着急。他是市长袁雯洁的秘书,跟了对方五年。

袁雯洁刚刚从省城调到齐州任市长,特意把他也带了过来。

会议厅里,正在举办党政廉洁会议,由市委陈强书记亲自主持,市长袁雯洁,副书记赵军,常务副市长周文之等参加。

王子枫本来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的,等会议快结束了,再过去接袁雯洁就好了,可是一条微信让他瞬间汗毛立了起来。

微信是省政府秘书处的李斌发的,两人关系不错,以前下班经常一块撸串喝酒,并且李斌也是东华大学毕业,算是他的学长。

昨晚黄威教授带女学生回家被人撞见了,还拍了视频。

后面是一段十几秒的小视频。

王子枫点开视频,看到黄威搂着一名女孩走进了家,刚开门就亲吻了起来,然后门关上,视频没了。

混蛋!

王子枫心里十分生气。

黄威是东华大学法学院的教授,袁雯洁的丈夫,两人结婚七年,一直没要小孩。

以前在省城工作就听说黄威有点不检点,但只是传闻,毕竟袁雯洁就在身边。

袁雯洁刚来齐州工作半年就发生这种事情。

怎么办?

王子枫在会议室门外走来走去。

虽然这件事情并不能让袁雯洁丢官,但毕竟影响不好,并且十分打击袁雯洁的威信,同时体制内有一个潜在的规则,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,你连自己的丈夫都管不好,如何能管好一个市?

袁雯洁空降齐州本来就挡了齐州本地派系的路,常务副市长周文之这半年没少使绊子。

陈强书记表面对其很客气,但人事任命抓在手里,一点权利都不放,搞得袁雯洁工作十分难开展,下面的人不太听招呼。

自己跟袁市长五年了,如果她灰溜溜被赶回省城,自己的前途也没了,不行,必须想个办法将这件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。

王子枫大脑急速思考着。

稍倾,王子枫走到廊角落里,掏出手机拨打了黄威的电话。

袁雯洁在开会,他只能自己做主了,此事绝对不能拖。

按照规矩是必须要汇报,然后听从指示,可为了自己的前途,他准备先斩后奏。

…………

喂?手机里响起黄威的声音。

黄教授,我是王子枫。

子枫啊,什么事?

黄威正搂着女学生在休息呢,还不知道昨晚进门的时候被拍了小视频。

我发了一个视频给你,你马上看一下。

王子枫深吸了一口气说道。

几秒钟后,手机里传出黄威的怒吼声。

污蔑,这完全是污蔑,我们只是在探讨法学上的高深问题,我会对拍摄者进行起诉……”

黄教授!

王子枫打断了黄威的话。

起诉可以随后进行,现在为了你和袁市长的声誉,必须马上让那名女学生自己出来发声,强烈谴责拍摄者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,将网络发酵扼杀在萌芽里!你不想丢工作吧?

王子枫最后这句话隐隐有一丝威胁。

黄威能当上法学院的副院长,离不开袁家的关系。

当然,我马上让学生出来澄清,并且还要把这名拍摄者告上法庭。

黄威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其实他的怀里正搂着那位女学生,另一只手还放在对方的身上。

王子枫挂掉电话,眉头紧锁,思考了片刻,又给网监部门打了一个电话,对方委婉的说,一个晚上,视频已经基本扩散了,他们只能尽力。

能做的已经全部做了,剩下的就只能看袁雯洁自己了。

这件事情对其威信肯定会造成很大的影响,毕竟女人当市长本来就很难,现在怕是更多的人会说闲话了,上面的领导也可能都会对其能力有所担心。

吱呀!

早会终于结束了,王子枫立刻迎了上去,紧跟在袁雯洁身后。

袁雯洁跟陈强书记聊了几句,两人分开,她这才对王子枫问了一句:上午还有什么安排?

市长,你看一下微信。

王子枫小声说道。

嗯?

袁雯洁看了他一眼,随后掏出手机,下一秒脸色微变,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:回办公室说。

好的,市长!

王子枫紧跟着袁雯洁回到了市长办公室。

关好门,他立刻说道:市长,我犯了一个错误。

什么?

我没经过你的同意刚刚给黄教授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……”

王子枫把事情讲了一遍:还给网监部门打了电话,不过他们说视频已经传播,只能尽力了。

我知道了,你做的很好。

袁雯洁坐在椅子上,脸上有一丝愤怒,更多的是疲惫。

王子枫给她重新泡了一杯茶,然后小声说道:市长,十点半安排去万祥重工视察工作,这个时候更应该以不变应万变。

好!

袁雯洁点了点头:你去安排车吧。

好的,市长。

王子枫转身准备离开。

子枫,你跟我五年了吧?

快走到门口的时候,身后响起袁雯洁的声音。

是的,市长,刚刚考上公务员就跟着您了。

好好干。

谢谢市长,我一定会努力工作。

王子枫心里一阵激动,领导说的好好干意思可就大不一样了。

整个白天,袁雯洁带着王子枫在视察企业的工作,一直忙到晚上。

王子枫随时注意着事件的情况,果然上午齐州整个官场都知道了视频的事情,中午的时候,女学生的澄清视频出来了,还有黄威对拍摄者发出的律师函也在网上。

水是搅浑了,接下来就是各方角力。

傍晚,在企业吃了一个工作餐,本来准备回市政府的,袁雯洁突然开口:小赵,你自己打车回去吧。

好的,市长。

司机小赵什么也没多问,打了个车走了。

子枫,你开车。

好!

王子枫发动车子,行驶在齐州的夜色中。

稍倾,他悄悄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袁雯洁,发现对方在默默流泪。

袁雯洁长得很漂亮,以前是省政府的一枝花,双腿十分笔直,皮肤非常白,王子枫就没有见过比她白的人。

大约一刻钟后,袁雯洁停止了哭泣,恢复了市长的威严。

这时王子枫才敢开口问道:市长,去哪里?

去丹月湖。

好的!

王子枫也不敢多问。

很快车子停在了丹月湖边,袁雯洁下车沿着湖边小道慢慢走着,王子枫跟在后边一米左右。

齐州丹月湖的景色很美,但王子枫没心情欣赏,黄威的事情可大可小,上面领导如果觉得是大事,那么袁雯洁就完了,他的仕途基本也完了。

正想着入神呢,耳边传来袁雯洁的声音:子枫,想什么呢?

市长,没、没想什么,您有什么吩咐?

离我那么远干嘛,我是老虎能吃了你啊。

不不,我、我…………”

好了,陪我走会。

袁雯洁道。

好的!

王子枫额头都出汗了,快步跟上袁雯洁的步伐,跟其并排而行。

你跟我几年了?

袁雯洁又问道。

五年了,大学毕业考上公务员就跟着您了,这是我的福分和运气。

王子枫道。

这么好的靠山,怎么靠都不过份,别人想靠还没有机会呢。

找女朋友了吗?

没,还没找。

王子枫道。

别紧张,就随便聊聊。

……

绕着丹月湖走了一圈,袁雯洁弯腰捶了捶自己的腿道:老了,走一圈就累了,上车坐会。

她坐进了车子后排,然后招了招手:子枫,你也进来。

王子枫还是第一次跟袁雯洁聊家常,以前都是工作的事情,他处理的非常从容、面面俱到,可是刚才闲聊却搞得全身紧张的不行。

他想坐驾驶员位置,但被袁雯洁阻止了:坐后排来。

好的,市长!

王子枫硬着头皮坐进了车子后排,狭小的空间,他生怕产生肢体的接触,一旦被袁雯洁误会了,那他的前途就完了。

袁雯洁脱了鞋子,赤着脚正在用手捶小腿肚子。

王子枫不知道该不该看对方雪白的小脚,十分的局促不安。

下一秒,他突然感觉腿上有一个物体,低头一看,正是袁雯洁雪白的小脚,他的整个身体一瞬间颤抖了一下。

子枫,帮我捏捏脚,走的好酸。

袁雯洁说道。

市长,这……”

怎么?不愿意?

不不不。

王子枫立刻摇了摇头,随后用颤抖的双手握住了袁雯洁的小脚,开始轻轻的揉捏起来,车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十分暧昧。

王子枫每次揉捏都恰到好处。

随着酸痛感消失,袁雯洁开始闭眼享受。

王子枫边按摩边悄悄观察袁雯洁。

无论是娇俏的瓜子脸,还是精致的五官,都透着袁雯洁特有的魅力。

丰润却不肉感、鲜嫩却不艳丽的双唇总让人有一种想要亲吻的冲动。

袁雯洁习惯穿一身女士西装,虽然不透风,但十分修身,却更显得身体曲线的玲珑,没有穿袜子的小脚白白嫩嫩,脚趾都俏皮地向上翘着。

少妇的成熟韵味让她具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。

子枫,你冷吗?

市长,我不冷。

那为什么手一直在颤抖。

袁雯洁问。

我、我……”

抬起头来看着我,说话怎么总低着头,工作的时候你不这样啊。袁雯洁道。

王子枫抬起了头,朝着她的脸看去,四目相对,下一秒,王子枫移开目光,不过耳边传来袁雯洁的声音:不准动。

市长,那个……”

此时的王子枫紧张的不行。

我漂亮吗?

啊!当王子枫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脑袋瞬间变得一片空白,对方可是高高在上的市长大人,平时十分严肃,为什么会问出如此暧昧的问题。

还好他的吃惊也就一瞬间,立刻清醒了过来:漂亮,市长,您比二十岁的小姑娘还漂亮,并且比她们还有气质。

拍马屁是公务员的基本功。

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。

袁雯洁道。

王子枫不知道怎么接,只好闭嘴继续轻轻的揉捏对方的小脚。

可是袁雯洁的小脚却不听话,突然来了一个袭击,紧紧贴在他的腹部。

下一秒,王子枫立刻佝偻起了腰。

市长,我、我想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发现袁雯洁的脸移到了他的面前,两人的脸相距最多二指宽的距离。

吻我!

啊!不、不、不敢!

王子枫感到自己的脖子被搂住了,然后一个火热的嘴唇印在了他的嘴上。市长,我……”“叫我雯洁。稍倾,奥迪车似乎成了一艘湖面上摇曳的小船。你没有过女人?”“嗯!这个声音有点羞涩。

沉默了许久,王子枫穿好衣服,一脸的窘迫,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。

袁雯洁则是满脸红晕,眼神迷离,一副满足享受的表情。

这几年她跟丈夫的感情生活一直不好,好久没有和男性这般交往了。

稍倾,两人穿好衣服,王子枫低着不敢看袁雯洁。

怎么了?

刚才胆子不是挺大,还让我喊你老公,现在怎么了?

袁雯洁盯着王子枫说道。

市长,我、我错了。

王子枫后悔死了,刚才脑子一片空白,早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只想着征服这个平时高高在上的女人。

你错那里了?

我、我不该……”

王子枫额头冒出了汗,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
什么?

我、我不该叫您喊我老公。

王子枫的声音如同蚊子般。

要不要我再喊你一声啊,老公!

袁雯洁拉长了声音喊道。

市长,我、我……”

王子枫一脸的紧张。

咯咯!不逗你了。

袁雯洁收起了笑容:送我回去,你找个地方把车子清洗干净。

好的。

王子枫应道。

几分钟后,车子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把袁雯洁送回市政府宿舍后,王子枫找了一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洗车店,把车子里里外外清洗了一遍。

回到家躺在床上,他脑海中全是在车里跟袁雯洁做那事的画面,他的身体和心理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二十七岁的他终于尝到了女人的滋味,还是平时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,当时还在他耳边叫了一声老公。

此时的袁雯洁也在床上回忆着车里的事情,本来她只是想报复丈夫,可是此时却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上了这个男人。

关于我们 | 诚邀合作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法律顾问 | 商务服务 | 友情链接 | 收藏本站

    主辦單位:中國徐悲鴻畫院 郵箱:qwa988@126.com  

   國际域名:www.xu-beihong.com www.yishu98.com 

总访问量:200261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