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年
文学艺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学艺术
“你年龄大,我接受不了!”老刘:乖!年龄大不是问题
发布时间:2023-6-30

透过车窗,隐约能看到两个人在做着一些事情。。。。。

不远处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车里,眼神中充满了好奇。

唐诚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,心情烦闷之下睡不着觉,于是出来散步,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这样一幕。

“现在的有钱人真是会享受,家里搞不完,还到野地里来搞。”唐诚自言自语道。

他想走近点去欣赏这难得一见的场面,可当他离汽车还有几米远时,车里的男人突然一头栽在女人胸前,一动不动了。

“年丰,你怎么了,醒醒啊。”

女人感觉到不对劲,拍着男人的脑袋呼喊,可是男人一动不动,把她给吓坏了。

“来人啊,有没有人,快来救命啊!”女人大喊着求救。

唐诚犹豫了一会,上前一把拉开了车门。

眼前的场景让唐诚瞬间失神,男人的身材没什么可看的,但这女人绝对是个美女

“你看什么,还不过来帮忙。”女人见他这么毫无顾忌地打量自己,心里很恼怒。

“哦哦,马上来。”唐诚答应一声,立马上前帮忙。

折腾了一阵,两人合力将男子送去了医院,经过检查,男子被诊断为马上风,幸亏送来的及时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,女子听后一阵后怕。

“那个,人已经救回来了,没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。”唐诚准备告辞。

女人却一把叫住了他:“小伙子,别忙着走,坐下来我们说说话。”

“说什么?”唐诚一脸忐忑道。

女子眼中散发出一丝威严:“你是哪人啊?在哪个单位上班?”

“城关镇的,至于工作,我还没有找到。”

女子闻言眼睛一亮,不禁笑了起来:“小伙子,我们做笔交易好不好?

“交易?”

“对,今晚的事情你不要和任何人说,我给你找份工作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工作?什么工作?”唐诚追问道。

“给我当司机,做得好的话,我还可以让你成为正式公务员。”

一听这话,唐诚当即就心动了,一想到毕业后四处碰壁的辛酸,他立马就答应了下来:“好,我保证什么都不会说。”

女子满意地点了点头,当即对他说道:“那好,明天去城关镇政府报到,去了之后报我的名字,我叫马玉婷,是城关镇的镇委书记。”

镇委书记!

唐诚吓了一跳,没想到这女人还是这么大的官,不过这也从侧面证明了,她的确有能力让自己成为正式公务员。

想到这里,唐诚心里一片火热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第二天,唐诚就早早地到了城关镇政府。

镇政府办公房是一个四层的小楼,楼前有五六亩地大的一个院子,停满了轿车。

八点多,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径直停在了镇政府门外,从轿车上下来一位女子,女子上身是件蓝色线衫,包裹住那对傲人的饱满,显得有些吃力;下边则是条黑色包臀裙,修长的大腿就那么露在外面,不着丝袜。脚上一双高跟凉鞋,白嫩的脚趾露在外面小巧玲珑,看上去格外地惹人注目。

唐诚咽了咽口水,急忙迎上去:“马姨,我来找你了。”

马玉婷的肤色很细腻,也很白嫩,眼睛大大的,看了一眼唐诚,说:“跟我上来吧!”

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马玉婷面无表情,坐到硕大的办公桌的后面,对唐诚说:“这是办公的地方,你要称呼我为马书记。”

唐诚看了一眼马玉婷,从她淡然的眼神里,唐诚看出来,她很会摆架子,身上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。

唐诚初出江湖,被马玉婷的气势所震慑,说:“是,马书记,我记下了。”

马玉婷看唐诚的态度还算不错,脸上表情明显地缓和了下来,昨晚没仔细看,这才有空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唐诚。

只见唐诚一米八的身材,皮肤白净而富有光泽,眼睛明亮,唇角分明,眉毛很像香港天王刘德华。

小伙子很精神。

马玉婷眼神里有了一丝欣赏,嘴角也有了一丝笑意,她问:“以前开过车吗?”

唐诚说:“开过,我姑父是做面粉生意的,我给他开过几次货车,送过多次货。”

马玉婷一听更加满意:“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司机了,如果让我满意了,再谈帮你转正的事情。”

唐诚大声应是,随后在办公室主任的带领下办理了入职。

过了一阵子,唐诚已经获得了马玉婷的信任,是马玉婷的专职小车司机了。

一天,马玉婷把唐诚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,对唐诚说:“我已经跟会计说好了,你去会计那儿拿五万块钱,我们去趟秦北市。”

唐诚就到了会计黄仁那里,打了一个欠条,拿了五万块。

黄会计嘱咐说:“回头把五万元的消费单据给我。”

唐诚回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,汇报说:“钱已经拿到了。我们什么时候去秦北市?”

马玉婷说:“马上就走。”

唐诚就接过马玉婷手里的水杯子和文件包,两个人直奔秦北市。

路上,马玉婷不说去干什么,唐诚也不敢问,只管开车。

车子到了秦北市,马玉婷先去金店买了一对银手镯。

手镯标价是两万八,之后又买了一块男士手表,又花了八千,这一下就去了三万六。

当马玉婷叫唐诚付款时,唐诚这才明白,马玉婷让自己到会计那里拿这五万元的用途。

办完这些,唐诚就拉着马玉婷,车子奔向秦北市名仕花园。

车上,马玉婷给一个男人打了电话说:“贺部长,我是小马啊。阿姨过寿,我也到了,还是在名仕花园那儿吗?”

电话里那个人客套了几句,说:“那你就过来吧!”

唐诚心里哑然失笑,姓氏面前,冠以小字开头的,一般都是下级的称谓。

马玉婷在市里面,人人都喊她小马,而这个小马,到了柳河县城关镇,她又会喊她白发苍苍的下级,小张小刘什么的。

这小小的一个称呼,又何尝不是权力的象征呢。

到了目的地,马玉婷把银手镯搁到了自己的包里,就下车了,唐诚提醒马玉婷说:“马书记,手表没有带?”

马玉婷说:“那个先不带了。你就在这里等着吧!有事我会叫你。”

马玉婷袅袅婷婷的身姿,进了名仕花园的一楼。

唐诚把车子开了很多个来回,才找了一个泊车位。

停稳车子,唐诚这才注意了一下周边环境,附近停满了大大小小的黑色轿车,八个县的车牌号都有,可想而知那位贺部长在市里一定位高权重,否则不会有这么多人来给他母亲拜寿。

至于他到底是哪个部的部长,唐诚在和其他司机的对话中得到了答案。

对方是组织部部长,贺年丰!

一听这个名字,唐诚就想起了和马玉婷相识的场景,这半年来,见识过马玉婷强势的做事风格,唐诚就愈发肯定,那个和马玉婷车震的男子一定是个更大的领导,否则常人根本征服不了马玉婷。

如今才知道,原来是市里的组织部部长,难怪连马玉婷也要委身于他。

权力,真他妈是个好东西啊!

从这一刻起,唐诚心里开始升起了对权力的渴望。

中午吃饭的时候,唐诚和八县区的司机一组,被另外安排到一桌。

吃完饭,唐诚早早地就等到轿车旁了,马玉婷上车以后,唐诚立马闻到了一股酒气。

漂亮女人一般不喝酒,一旦喝酒的,就是非常能喝的。

唐诚问:“马书记,回城关镇吗?”

“不回去,直接去红颜宾馆吧!”

果然不出唐诚所料,马玉婷并不急着回去,他也不敢说什么,直接把马玉婷拉到了秦北市东北角的红颜宾馆。

马玉婷让唐诚去宾馆开了房,一共开了两个包房,马玉婷一间,唐诚一间,两间是相邻的。

唐诚作为领导的司机,本不该关心领导的私事,但是,他也有点窥私心,马玉婷身为城关镇的党委书记,举手投足间,身上有种官人独特的高傲气质,唐诚很想征服她的这种高傲。

唐诚把自己的房门开了一条缝,就看见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进了马玉婷的房间。

通过侧脸,唐诚一眼认出,此人正是秦北市的市委常委,组织部长贺年丰!

贺年丰进来马玉婷的房间,猴急地往马玉婷身上扑去,以至于连门都忘记关严了。

而唐诚就趁着这个机会,两步来到马玉婷的房门前,顺着门缝往里看去。

只见房间里的马玉婷乖巧地把那傲人的姿态就展现在贺年丰的眼前。

贺年丰啧啧称赞道:“玉婷,你有这一对傲人的资本,我就知道,你一定是一个称职的好书记。”

马玉婷主动抱住贺年丰。

“感谢领导的认可,我一定不辜负领导的期望!”

唐诚在门外听得别扭,心里也莫名有点酸溜溜的,平时在自己面前高高在上的镇委书记,在别人面前居然是这副样子!

此时,贺年丰故作嗔怪地说:“这会,不要叫我贺部长,叫我年丰就行。”

马玉婷闭着眼睛,翘挺的琼鼻轻轻地哼出了声:“嗯哼,我可不敢。”

贺年丰如饿狼似的看着眼前的马玉婷......

门外的唐诚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了,但他还是大受震撼,他的观念彻底被冲塌了。

在贺年丰还没有完全进入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

马玉婷很是扫兴,但她还不能埋怨,反而强忍住心里的不快,佯作很满足的样子,温柔地抚摸着贺年丰的脊背说:“老贺,你已经很棒了!”

贺年丰喘了一大口气,说:“我就喜欢玉婷这一点,温柔体贴。”

马玉婷心里已经很厌烦了,自己就像守活寡一样,明明已经饿了,一块肉,还吃不到,这不是残忍吗?

好在,这个时候,贺年丰的手机响了,是市委办公室打来的,通知贺年丰去参加市委常委会。

贺年丰这才从马玉婷的身上下来,穿上衣服,戴上眼镜,又变成了那个文质彬彬的市委常委。

临走前,他对马玉婷说:“工作好好干,干好了,有成绩了,下一次换届的时候,我提拔你当柳河县的副县长!”

马玉婷一脸感激地说:“谢谢贺部长。”

看到贺年丰离开了马玉婷的房间,唐诚以为,马玉婷应该马上就要给他打电话,一起回柳河了。

然而当他接到电话后,马玉婷却并没有着急回去,她让唐诚过去她的房间。

唐诚来到马玉婷的房间。

唐诚突然想起,他曾经在一本小书上看到过,女人若是长久得不到满足,多半会生出不理智的行为。

关于我们 | 诚邀合作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法律顾问 | 商务服务 | 友情链接 | 收藏本站

    主辦單位:中國徐悲鴻畫院 郵箱:qwa988@126.com  

   國际域名:www.xu-beihong.com www.yishu98.com 

总访问量:20026382